汉欧拉软件有限公司
最严新规出炉,短视频追剧彻底凉凉?
时间:2022-01-09 16: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短视频节目等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内容。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细则》明确要求,短视频节目等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的内容。

雷达财经注意到,该事件引发网友热议,相关话题很快冲上微博热搜。

“要搞死二创么?”有网友评论称,还有网友感叹:“那看小视频就没啥乐趣了”、“这是在强迫看没水准的影视剧节目,最后结果连这些都没人看,那平台就等着吃西北风吧。”

网友热议背后,是影视剪辑类短视频庞大的关注度。此前据证券时报统计,仅抖音平台上粉丝数量超过百万,且更新较为活跃的影视剧剪辑博主就超过100名。某头部博主共发布剪辑后的影视剧视频343个,点赞量达到1.7亿,平均单个视频点赞量近50万。

另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一项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艺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的结果显示,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涉及点击量高达2.72万亿次。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长视频平台一直以来坚定要革除此类短视频的态度。

今年4月,以“爱优腾”为首的长视频平台联合54家影视公司、514位行业人士连续发表倡议,呼吁短视频平台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5月,爱优腾又以《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几个小时,B站上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为由,发声明谴责B站。

6月,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长久以来,这种对长视频内容的拆解式速看,既侵犯了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又消解了影视作品的艺术价值。这不仅打击了头部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更破坏了市场的正常秩序,影响了行业的长期发展,最终导致用户、创作者、影视从业者、平台等多方利益受损。”

8月,腾讯视频还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案由,将抖音告上法庭并索赔1亿元。据悉,腾讯所针对的是彼时热播剧《扫黑风暴》在抖音中有用户上传相关剧集的现象。

短视频追剧究竟是否违规?多位律师认为,剪切的素材只要是别人原创的影视作品或配乐,就已经超过了合理使用范围,毕竟很多短视频平台都会按照视频点击量、点赞数来计算收益,这会让博主的行为被定性为商业行为。

此外,据报道,还有很多影视剪辑账号利用免费搬运吸引来的流量来进行变现,具体方式包括卖剪辑教学视频、剪辑培训大课等。

不过在行业人士看来,更重要的一点还是短视频追剧触动了长视频的蛋糕。

“说到底都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我们平均上线一个影视剧,从以前的1.5个月,到现在的8-12个月,这怎么和短视频的快速制造、多线竞争对抗呢?一个人睡不着觉,先想着打开的会是抖音,而不是一部电影、电视剧。”北京真叶文化有限公司经理、导演戎震感叹。

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8.73亿,截至今年3月,短视频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了125分钟。

而长视频这边,不仅广告份额被抢夺,付费会员用户数量也已见顶,为提升盈利水平,爱奇艺已经于2020年11月和2021年12月连续对会员涨价,但仍无法规避巨额亏损。

公开数据显示,爱奇艺2021前三季度净亏损44亿元,爱优腾三大国内长视频头部平台更是在近10年时间内,烧掉了1000多亿人民币。

然而,抵制短视频侵权就能让长视频平台扭亏吗?

孙忠怀自己也曾指出,切条搬运式短视频火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长视频内容注水。而过高的内容成本,更是长视频平台长期难以翻身的重要原因。

柠萌影业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公司仅制作发行了7部剧,平均每部剧集在40-50之间,但仅腾讯视频三年为其支付的采购费用就达23.32亿元;相比之下,近期出自奈飞的全球爆款《鱿鱼游戏》总投资仅合人民币约1亿元出头。

因此,也有律师认为,长视频与短视频平台之间若建立起合作的商业模式,或可以在规范视频内容的同时,改善收益。如长视频平台可以在许可时对使用的权利,如时间等进行限制;或像音乐一样,将所有的版权集中管理、集中授权;又或者平台以整体形式找著作权人合作,再根据up主的点击率、流量收取相应费用。

行业人士认为,即使双方真能同向而行,中间也必将经历漫长的磨合过程。

↓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

雷达财经 出品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广告、商务:

ldcjun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王维维律师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